无纸时代

一般来说,在本子上写东西我写地很快,不讲究章法,一会儿能写完三四页纸,但写在网上的,比如从2006年开始记博客,总是斟词酌句,担心文法错误,担心歧义,费力把长句换成短句,这都耗费很多的时间,一篇短短的文章,都可能让我花一个小时。有的人,文章是信手拈来,一气呵成;有的人又说,文章是三分写,七分修改,曹雪芹的红楼梦,删改多少次,某大文豪,撕掉所有的稿子重写。有一天我想通了,有一句话叫,自我神圣的悲哀。我写的,多是速朽的东西,如果因为它速朽或者质量粗糙而索性不写,那即是损失。写地糙一点,但文中有物;每一天重复相似,遇到事情平淡无奇,但总有几刻会让人眼前一亮,我要做的是捕捉那一刻的亮光,我的摄影技术不好,但总算拍下来了,虽然是黑白颜色的。

写日记的习惯持续过两个阶段,一段是在军队时,连续写过一年多;再有一次是去年6月开始,连续记了将近半年。那一段时间,迫切地想和自己对话,每天夜深人静,在客厅台灯下,小小的书桌,随着笔的沙沙声,另一个自己缓缓走出来,开始和自己交谈。有的时候因为时间晚,在短短的十几分钟,我迅速地回忆一天,但能想起的却只有那么几件事情,多是平淡无奇。

上个月在图书馆翻阅胡适日记,胡适从十几岁即开始保持写日记的习惯几十年,蒋介石也是这样。我想,自己再忙,总是忙不过他们的。我又想,他们是那个时代的参与者和缔造者,所以写下的都是历史,因此自然有责任感和动力去做这种记录。我还想,但是胡适和蒋介石是从寂寂无名时便开始这种记录的习惯的,而且一个人再有名,也会有懈怠,也会想要轻松一点的活法吧!这样想来想去,结论是支持他们的坚持下来的是毅力、坚持和习惯。优秀是一种习惯,权威是一种昭示,一个榜样,权威永远不可以成为一种压力。蔑视权威可以,只要有足够的理由。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无纸的时代。工作和生活越来越少接触纸和笔,有一种说法“无纸办公”,这是未来的趋势,各种尺寸的电子产品和应用,都在替代传统纸和笔的功能。电子版的笔记,博客微博和传统的记事本的区别,大致相当于email和手写的书信。手写的书信,文字和内容是立体的,而email只有内容,文字可以任意选择为仿宋姚体或微软雅黑,我们看不到文字之间是怎么连接起来,无法从字迹推测他的心情,不会知道他如何静心挑选信纸,信件又是怎样一步步到达你的手中。

甚至有一阵子,我发现自己仅有提笔写字的时候竟是消费刷卡时的签名。

昨天走路时候想到,最近有不少新发现,或是旧道理表现出新魅力,我想应该把它记下来,仅仅是记下来。以为参考。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Xiaomin

“Real generosity towards the future lies in giving all to the present.” ― Albert Camu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