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诚勿扰

风雨寻租路

上沙的房子到期了,这几天冒着炎炎酷暑和Laoar等四人在景田附近找房子,从周日到周三,经过连续四天的奋战,终于敲定在润丰园的一套高层,晚上付了押金,就等两周后搬进去了。房东是位10年前来深圳的做财务的中年人,说话温文尔雅,举止投足间给人一种淡定的感觉——是啊,这些天看房子,遇到的业主大多这样:有车有房,谈笑间隐隐暗示在深圳拥有多套居室,调拨各种资源游刃有余。在金逗号大厦,保安刘哥就跟我们说,我们看的这套房子是一名叫黄千万的,对他“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我们四人纯真地听着刘哥向我们描述这位黄大爷多么有钱,然而想的却是这个黄大爷能否给我们的租金再降一百否?刘哥讲完,意犹未尽,laoar早已在这巨富神话中清醒,拍拍刘哥的肩膀,半阴不阳腔调地对刘哥说:大哥,这个你帮我们再讲讲价,到时候,这个——好处,是少不了你滴!

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

早上去厕所,路过龙尊,看到里面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原来C总在和今天来报道的毕业生“把酒话桑麻”——其情其景,让大力好不伤感地回想去年这个时候,会议室里面坐着的是我们12人,听着C讲着“快鱼吃鳗鱼”的企业理念,大力攥着小拳暗下决心好好学技术,“做世界上最好的笔记本”——当然,这并不表明大力这批人再没有这等豪情,只是回想一年前那种莽莽之状,着实好笑,不像是现在的自己罢了。

过去一年,公司内部习惯称我们这批人“毕业生”,从今天开始,“毕业生”对于我们也将成为历史。明天,“毕业生”将去工厂实习一个月,行程安排和当初一样,只是当初给我们的带队的Q主管已与上周离开公司,不知这次是哪位主管与毕业生一起在工厂度过这难忘的一个月。

世界杯

一群人看球很好,一个人在深夜看球也不错。深夜,当大力知道在另外一座很遥远而陌生的城市,有另外一个人,我们一起在看着同一片绿茵场地演绎的传奇,刹那间感到,此时距离真的很近。

世界杯,不仅仅是足球。

唐骏与梁文道

最近唐骏学历造假事件相当火爆,通过网上的资料,以及对比唐骏与方舟子各自接受采访时的表述来看,唐骏学位造假已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人民网与CCTV也罕见立场清晰地倒唐。

第一次知道唐骏是在西电的报刊亭,看到一份杂志的封面文章:“打工皇帝”唐骏,之后在各种场合(王利芬的创新中国里也看到过他)也听到对于他的报道,大力以为此人应是类似马云、李开复等青年导师的形象,然而一直没有时间和兴趣了解他背后的故事。自从玩微博关注了唐骏后,这位大哥的语录让我一次次跌破眼镜,信手拈来的就有:

刚和武汉市委杨松书记吃饭喝酒,这个入藏三十年的干部,很优秀很能干!中国一流的当官,二流的出国,三流的教书,四流的经商!…
(2月24日 13:35 来自短信)

工信部长李毅中的年薪只有14万,中国政府官员承受着巨大的社会和工作压力,但是收入却…,好在中国人是崇官主义,不然出色的人去做官的越来越少,那这个样的国家是没有未来的…给官员加薪吧!这样很多问题反而会得到解决…

(3月7日 08:20 来自短信)

谷歌退出中国的行为已经不是一个正常商业公司的商业行为!一个政治化浓重的公司…中国互联网没有谷歌还是一样,没有中国的谷歌是没有未来的谷歌…,愚蠢的谷歌可笑的谷歌

(3月23日 12:17 来自短信)

谷歌像个温室培养出来的优等生,缺乏免疫力,承受不了风雨,现在耍的不是大牌是脾气,我想问谷歌的是,你敢宣布“永久退出中国”吗?…你现在不是什么都不在乎吗?

(3月23日 12:48 来自短信)

另一个可能较少人知道的消息是“相关部门”下令封杀梁文道(官方是永远不会出具明确的“指示”的)。《南方周末》上梁文道的专栏是我最喜欢的栏目,可是因为上周梁先生一篇关于香港政改的文章,触得龙颜大怒。“相关部门”——也是我国最神秘的部门决定封杀他。大力网上搜了原文读,文章延续了梁先生的“一贯常识”写法,并未特别出格之处。常识最重要,却对某些人也是最可怕的。

很可惜在纸媒上再难读到梁先生的文章,不过——感谢互联网,感谢自由门~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Xiaomin

“Real generosity towards the future lies in giving all to the present.” ― Albert Camus

4 Responses to 非诚勿扰

  1. Avon says:

    已更名为Avon,小儿请注意!

    • singWang says:

      唐骏这件事,在网上见到了许多犀利的评论。很多问题我们认识得还是不是那么深入,或者很缺乏总结、传达的能力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