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十年感言(加强版)

【回忆1998年】
老房子,黑白电视机,回忆起那个夏季,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在身边,隐约记得中午上学之前看中央台的新闻,说洪水的消息,从那时开始便记住温家宝这个名字;记得铜陵电视台有个点歌节目,华仔的Mv还有毛宁那“她的名字叫阿娇,阿娇流着泪”;随身听听磁带,相约九八,当初感觉那英的声音宛如天籁,海平那儿有许多磁带,晚上睡觉我们各自听自己的随身听,还有花8块钱买了个mini收音机,感觉相当Cool,每天听收音机,憧憬着外面的世界;98世界杯,我记住了荷兰队,克鲁伊维特,似乎当时我把齐达内记成了齐丹。

【回忆1999年】
大使馆被炸了,每天我都到阿姨家看中央台新闻联播,每天新闻都会延长接近半个小时,看到全国各地的游行,当然大多是大学生,当时第一次对大学生这个群体有点概念;北约攻打南斯拉夫的时候我正准备中考,当时的成绩相当理想,但到了一中才到了保险柜,每天晚上必然学习到10点,胆子小,便把板凳搬到蚊帐里面继续学习,哥哥从巢湖给我带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的物理800题,崭新崭新的书啊,现在必是灰飞烟灭了吧;我想起了我的初中,一去不复返的初中,最后一次在教室里的情形,那些同学们,自99年之后大多便再没有见面了。

【回忆2000年】
喜欢读《读者》,每期必看,喜欢到一个旧书店淘书;高一(8)班……对什么都好奇的,奇怪,想起当初的我,怎么就那么遥远了。还记得一个中午在教室,几位新同学聊天自我介绍;还记得方在我的生日时在校广播站为我点《你快回来》,还记得班主任在中秋节给我们带来的月饼,还有那张再也不会响起音乐的电子贺卡;我们的地下室宿舍,阴暗潮湿;记得校运动会,我们班打出的“永不言败”,我们强大的女运动员队伍,最终我们取得全校第2的成绩。

【回忆2001年】
足球足球足球,我喜欢上足球,喜欢下课傍晚和大卞老万他们去足球场篮球场踢几个小时,讨论的也都是足球,体坛周报足球报是自习课间最好的读物,对那些足球明星球队也了如指掌,成绩大滑,如同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国民经济已达崩溃之边缘!意识此,很没自信了,当时我感觉一切都完了。我较真的很,感觉玩一下都能惭愧至死。有一次回家之前见到班主任,头都不敢抬,一句话也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