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运动会

前一阵子读到一篇报导,讨论座票和站票该不该卖同一个价钱?正方反方讨论得很激烈,每个论点都显得很有说服性,然而这些站着说话不腰痛的论点终于经不起事实的考验,大力在北上的列车上颠簸了20多个小时,终于悟出问题的真正答案:定价不同,就意味着座票涨价或站票降价。座票涨价吧,似乎没有合适的理由,那只能站票降价了,那么,铁道部为何跟自己的钱袋子过不去呢?

每年春运最大的赢家都是铁道部,其次黄牛。今年实行的实名制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勤劳勇敢的黄牛同志,而且也意味着黄牛党的工作方式发生了极大的转变。黄牛开始由户外排队工作转到室内利用高科技的自动追拨器,而且从此黄牛党人的收入开始严重依赖买家的信用。此话怎讲?实名制电话订票后,铁道部虽然也给一个电子票号,但跟机票一样,在任何一家代售点,买家只需拿出二代身份证,就可以付钱把票拿走。黄牛没有身份证,忙来忙去订了张票,遇到不讲究的买家拿了票不给钱,恐怕也只能“虞姬虞姬奈若何”了吧!而且自己本来就违法,这样呼天抢地,抱屈也无门,只能吃着闷亏。有识之士不禁担忧:长此以往,黄牛岂不禁绝?
大力很后悔没有找黄牛。在火车站出票的第一时间,大力和毛同志就开始一直打电话,在历经2个小时近百次重拨之后,毛同志终于挤了进去,电话那头冷冷的女音提示着无座。也罢,这年头,火车上无座总比无站要强啊!大力上车后,就开始细细打量那些有座的人儿,犹如战败者仰视胜利的骄子,可就是这些骄子也被站着的人民群众挤在自己的座位上不得动弹,喘着粗气;进车厢时,里面人堵住了,外面人进不来,列车外执勤的解放军小战士不停地厉声呼吼:往里面走!往里面走!
本期《南方周末》头版报道《实名制远远不够,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带着体面和尊严回家?》,在一节罐头似的挤满人的空间内,确实没有所谓的体面和尊严可言,十几二十多个小时的颠簸之后,人间百态更展露无遗。体面和尊严——在这个时期,不得不说是种奢望,是那些代表着社会的良心的精英为黎民的又一次疾呼,可往往是这样子:认识到问题、想解决问题的,总没有能力/权力去解决问题,有能力/权力解决问题的,却没有足够认识到问题。那些管事的,真不该整天在电视机前看广州火车站春运的报道,去实地感受感受吧!大力在回来的这趟车上,遇见一相貌堂堂、气质非凡的中龄男子,一看便知是个干部,可让人颇为失望的是他一路在说全国各地菜品之差异、哪些海鲜好吃之类的话题。
P.S: 立伟兄邀大力去唱歌。就此作罢,愿各地的人平安回家!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Xiaomin

“Real generosity towards the future lies in giving all to the present.” ― Albert Camus

2 Responses to 春节运动会

  1. 新浪网友 says:

    最近很烦,很烦,很烦,初六下午抵沪,可以接我去?
    博主 对 新浪网友 的回复: 0000-00-00 00:00:00
    貌似不行了…郁闷

  2. 新浪网友 says:

    zyc:侠之大者 为国为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