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和月子

半年前染上一种难缠的皮肤病,模样变得丑陋倒是小事,更可悲的是每天坐卧都是一种折磨,尤其晚上睡觉,感到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不是自己的,与任何织物的接触都有种挠心的不适感,站不成,睡不安。这时看案头白花花的书,一摞积淀下没读完的报纸,心头涌出最大的感慨就是等病魔远去,阅读是件多么赏心悦目的事情啊!生活是件多么赏心悦目的事啊!这位难缠的朋友陪了大力整整一个月,那大概是我有史以来感觉时间过得最慢的一个月,在这个难忘的December我认识到有时可以躺下睡觉,坐着看书,可以洗澡,可以无顾虑地吃海鲜牛肉,都可以算得上幸福。我们不会懂盲者的黑,不懂失聪者的静,因此我们无法想象他们对于五彩缤纷的世界的渴望到何种程度。只有当我们失去,我们才会体会到拥有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有句话说,世间最痛苦的不是没有得到,而是得到后又失去。其实,大力想这句话应该还有后半句:世间最幸福的不是没有失去,而是失去后又得到。可是人又是善于遗忘的,失去后再得到了,就一定知道珍惜了吗?

《裸婚时代》有一句貌似经典的台词:细节打败爱情。那么什么打败细节呢?岁月打败细节!岁月打败爱情。岁月打败的何止爱情,它打败了青春,打败了梦想,甚至也打败了思念。我们多少的激情在岁月里消磨,我们多少的坚持在时间中消逝啊!这种变化可能开始给人坐月子的痛苦,但人会渐渐适应,开始过上“正常的”日子。适应是一种伟大的能力,以致你可以适应任何的痛苦、不堪和漫无目的——只要你不去想为什么,而这本身也会让你慢慢适应。大三时和小皮看完《奋斗》,小皮念叨的最多的台词是“我现在就要去找米莱,这件事必须马上去做”——必须马上去做。我们多少次“马上去做”是出于“浮躁”,多少次“马上去做”是一种有力的改变的举措呢?

心中有计划,想付诸实践,我们常常会遇到这样的忠告:不要浮躁啊!浮躁也是个很好的词,它甚至可以扼杀一切寻求改变的动机——是啊,我这样是太浮躁了!还是忍一忍吧!忍一忍,月子便过成了日子,成了我们生活的常态。Some birds aren't meant to be caged,that's all. Their feathers are just too bright.

改变是为了什么呢?改变是因为对现实很不满吗?在大力看来,没有人对现实是满意的。知足者常乐,人可能知足吗?所谓的“足”,也完全是个人可以控制的吗?今天你的“足”,明天会不会被他人取走,从而“缺”而不乐呢?事实上,在这个建党伟业的国度,这种可能性是绝对存在的。由此看,“足”只有为完全心灵构件的满足,才能知足常乐,那么这句经典箴语倒不如“乐者常乐”自我论证更加通俗。伟大的革命家马克思同志说得好,对于现实的否定,对现实否定之否定,完成了对于现有的超越。谁会拒绝超越呢?

当然,在改变之前,也就是浮躁的阶段,一定要看清楚哪些是主观原因?哪些是客观原因?主观的原因不能全寄希望于客观来解决。

 


 

一直觉得本人的网志有种务虚的气质,这和自己写的日记又恰恰相反,日记里充满对琐事的记载。有一天在去公司途中忽然想到,日记应该更多偏于对思想历程的记载,而非琐事的堆砌,而网志应该是对一些具体事件的点评,看来大力该对于自己的两个世界来一次彻底的颠倒。某天与立伟交流了这一点看法,说自己很羡慕他能写那样有条理的互联网分析的文章,自己缺少对这种大局的观察和把握,更无从那种指点江山。他的回答出乎我意料,他说自己却是羡慕我在记录具体的事和对此的看法,这种心态很好,而他则“魔障”很重,被虚无所惑?我不完全明白他“魔障”所指,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局限,也就是各自的魔障!阻止他们更清楚看清事物。大力一直以为,在每个人的所有缺点当中,一定有一个是最大的缺点,它成为一切缺点的本,成为我们最大的敌人,我们始终没有发现,或者我们错误地将另外一个取代了它,并竭尽全力去消灭,却错过了最大的敌人。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Xiaomin

“Real generosity towards the future lies in giving all to the present.” ― Albert Camu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