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扎

今天要加班,于是很早便起,趁舍友们还在熟睡,速打开电脑,下载群邮件中快过期的超大附件,RCA海菲兹全集,还有十天文件过期,所以最近起早贪黑把它们荡到硬盘里。有限的0-1空间已不足以满足大力越来越长的收集名单:Philips之Mozart,DG之Beethoven,Helmuth Rilling之Bach……昨天去电子市场紧急入手2TB 3.5 inch硬盘,回宿舍足足转了4个多小时才将部分数据备份到这个新巨人的海量空间里。

华强北电子市场依旧熙熙攘攘繁忙景象,室内室外人山人海,路边是此起彼伏的汽车喇叭声和蹲在墙角的妇女们一遍遍重复的“发票,发票”。大楼里人更多,顾客——四处游荡,左顾右盼;卖家——对着柜台边电脑开心地聊QQ,一副随时会笑出声音的表情;搬运工——抱着一箱箱丰盛的货物在人群中左冲右突;推销员——“帅哥,配电脑吗?”

赛格大厦内的电子元器件琳琅满目,PC上所用不过其冰山一角。记得09年和道格来这儿找一款KBC芯片费了好大工夫,而且零售价大约3-4倍公司采购价,由此感叹其利润之巨。这次找硬盘盒,问了许多商家,大多开价在130左右,只不过一个普通的SATA转USB的接口电路,零器件(包括电容电阻)总共不过50个竟然都卖到这个价儿,难怪前一阵子某知名IT观察人士在微博上大声疾呼,苦口婆心地劝导国内的山寨企业不要一窝蜂地做平板和智能手机,可以将注意力转到越来越巨大的docking市场。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docking市场会越来越大,但绝对不可能维持目前的高利润状态,因为会有越来越多涌入的制造商,但如果这个命题的前提本身就不成立——成本的很大部分是用于上缴专利费用的话,一切另当别论。这点大力没有做过深入的调查研究,不过从这位IT观察人士言谈语境判断,专利费之说应属子虚乌有。

新兴的市场蕴含着更多的机遇。在一个夕阳的产业圈里,如果能开发出新颖的表达方式,机会和市场同样会青睐于你。可怕的是抱残守缺,以为墨守成规最稳妥,而在“江河日下”的IT界(可能任何行业均如此),这恰恰最危险。最近读《米哈尔科商业创意全攻略》——一名海军退役军官三十年前写的书。书中提到不少如何提升创意和训练创新能力的实用方法,书中观点让读者不时眼前一亮。对比起来,美帝国主义30年前就开始专门研究如何创新,创造与众不同的产品,而我们至今仍旧停留在复制和抄袭的老路上。

早上匆匆赶来,待找到相关接口人却被告知打板再次delay,最快也得下午才能安排上线。看来晚上要待在这儿,明天一早租车回去。好在随身带了几本书和几张报纸,趁闲适时到附近的山上消磨一个下午……此时此刻,忽然想起雷师傅交待的一个任务,罪过!罪过!火速去楼下拿机器debug啦。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Xiaomin

“Real generosity towards the future lies in giving all to the present.” ― Albert Camu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