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功与名

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是这样开篇的:

我年纪还轻,阅历不深的时候,我父亲教导过我一句话,我至今还念念不忘。“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他对我说,“你就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

这些天回味这位“父亲”的话,越发佩服其中蕴藏的智慧。它教导的是一种与人相处的原则,其实换句通俗的表述,也就是换位思考。

换位思考需要个人对于对方情况的了解和一定的推理能力。换位思考能让我们变得更加宽容,有时候它也是比较好玩的事情。在每天的生活中,都能遇到各样的情形让你去换位思考。比如看到社会新闻,某个青年挥刀砍人——如果我是这个年青人,长期失业,受社会歧视,在劳动中介被骗了2百块钱,我是否也会拔刀而起?再比如,有一天我开车,碰倒一个老太太,下车一看将死未死,想到将来可能面临无尽的纠缠,是否也索性把她拖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活埋?

感谢网络,让我们认识到世界各地千奇百怪的事情。而且随着现代读者的“欣赏水平”的不断提高,必得是更加有料的新闻,才可能继续刺激读者的神经。见怪不怪,没有最雷,只有更雷。深圳的《地铁早八点》每天多数版面都在讲哪里的侠女怒砍小三,哪里的劫匪动了真情,慷慨解囊救急失足妇女,哪里的八旬老汉又喜得贵子。

如果在这些情况下也动用换位思考能力,那得到的结论恐怕是我们多么正常,而包围我们的是一个多么不正常的世界。当然,不可否认现在新闻的操作方式也有意地强化这种不正常来吸引读者的注意力,记者们用挑逗眼球的标题,刻意忽略其它重要的细节。在这些故事里,当事人被标签化。一切笔墨都是为那大胆劲爆的标题服务,记者和读者关心的,只是当事人这一瞬间的辉煌或瞬间的猥琐,而从不打算把他当一个完整的人和一段完整的历史去看。

因其片面性,以上场合所谓的换位思考是没有多大意义的。每个人在生活中,与熟悉的家人朋友恋人同事相处,因彼此熟悉,这时候的换位思考靠谱而重要,它能增进理解,开创沟通的新境界。

有时深更半夜回想过去自己曾经做过混蛋无知的事情(用无知替代无耻是多么地方便),恨不得挖一个坑钻进去。事情发生了,便永远发生了,你不可能跑到过去,抹掉重新再来。所有这个时候,羞愧难当,我开始了另一种换位思考:将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换了一下位置。也许,在当初我的位置,确实只能那样,“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有你现在拥有的这些优越条件。”记得是09年,金国又在和美国叫板,重启核反应堆发射卫星,表现极其强硬。我当时深受金二精神鼓舞,把QQ签名改成:像朝鲜一样彪悍。当时也是意气风发啊,迫切希望和别人分享这点发现。只是,昨日有多么激昂,今日就有多么羞愧。

有的事发生了,便永远发生了。

也许是在这种羞愧中,人渐渐得到了成长。那些铭刻于心的痛楚和羞愧,是浇灌思想成熟的养分。

我们得承认人和人是不同的。过度的换位思考导致的是底线的丧失。谁没有做过几件混蛋的事情?一次两次如此,当别人屡次混蛋,自己却总是从对方角度着想,甚至得出这个结论:或许他就是这个样子的人。这时候的换位思考,无论姿势是多么好看和正确,免不得是妥协和软弱。这种情况下的换位思考是一种毒,将你一步步拉向任人宰割的斑马。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Xiaomin

“Real generosity towards the future lies in giving all to the present.” ― Albert Camu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