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萨,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倒霉的?

七月份读了一本略萨的书,《酒吧长谈》,厚厚一本两周读完,平心而论,对于略萨宏大的叙事,整篇小说的思想性,对社会的勾勒等等,我统统印象不深。哪里都有这样的乱世,哪个乱世都有这样的奸雄,哪里都有一个让姑娘心碎的汉子,到处都是岁月留下的苦难。

我感到新奇的是小说的表现方式,这也是我头一次意识到写文章也是一件富有技巧性的活儿。略萨的对话波结构在整部小说遍地开花,表现地淋漓尽致。a和b对话,c和d对话,文字却是这样顺下来的,a说一句,c回答一句,b说一句,然后是d,而且这两个对话可能间隔几十年!整部小说多数篇幅是对话,而且多是这种不同场景“错乱”的对话。开始读这样的文字我很不习惯,感觉像在文字中历险,注意力一会儿在这边,一会儿移到那边,费心思把两个平行交错的故事同时在脑海里重演。略萨,作者,则是一个灵活顽皮的魔术家。

在小说前半部分,偶尔遇到一段平铺直叙的表达,我抑制不住欣喜,如同从丘陵走上平原,读的速度明显加快,扬起小马蹄儿。然而越往后却越喜欢这丘陵,这对话波!边读还边盘算:且看你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

总结这种结构的好处,我一时半会儿还说不出所以然来。它让我好奇,注意力集中。文字可以这样拆着玩儿,写文章是一件工匠活,工匠的技术差别大着呢!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Xiaomin

“Real generosity towards the future lies in giving all to the present.” ― Albert Camu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