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一首歌

最近每天晚上下班后都和袁大头一起去莲花山公园锻炼,晨练时所见以老妪老叟居多,晚上则是各色人等都有,散步的、闲聊的、谈生意的、遛狗的。广场上偶尔还有老年秧歌队或街舞小分队的火辣表演,好一派和谐景象!公园深处灯火不及的地方更是一眼眼浪漫的源泉。每天锻炼一小时,心情也会格外地好。袁大头同志就说他每天最快乐的事莫过于回来跑个步,洗个澡,再安心地打一局dota,这为我们每日枯燥的酱油工程师生涯添加了一丝亮色。

昨晚天气阴沉,落着濛濛细雨,跑完步我们照例在公园公用健身器材处活动筋骨。公园人烟稀少,沉默的树,黑压压的天,路灯下依稀的雾气,此情此景让人特别想唱歌,于是几乎情不自禁地我唱起了军歌,军人道德组歌一首首往下唱,好几首都忘了歌词了,但却依旧具有一股难言的魅力。这些我们曾在学校的林荫道、打靶场,在白天夜晚的湖边山下,卡车上帐篷下唱起的歌谣,如今不仅仅是调子和歌词,而是联系着那段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记得当时学校流行一首很好听的军歌,开头是“士兵走在高高的山上,枪刺上挑着一轮夕阳”,每次听到其他区队走队列的时候唱这首歌,我们是相当羡慕啊,虽说我们知道调子,但却拿不准具体的歌词,于是我们派了一名小战士去别的队抄了歌词,回来我们凑在一起很快学会了。当天晚上走队列的时候我们就唱起这首歌。仿佛开始见别人有一部iPhone4,现在我们自己也有了一部一样。

我们队还有一首经典的保留曲目,每次拉歌的关键时刻必祭出此利器,这就是号称喜峰口抗击日军大刀队的队歌:《大刀歌》。双方对歌疲惫胶着之时,忽然一阵“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正是杀个对手措手不及。

现在回忆那段岁月,那段我十八岁的岁月,是一段吼着歌的岁月,是一段个人的记忆也是集体的记忆的岁月,是一段回过头看常常在灰白中闪出亮色的岁月,那个时候我们总是把一些现在看来无关紧要的东西看得那么重要,做的那么认真。那么声嘶力竭地——我们曾经唱过同一首歌。有没有一首歌,会让你想起我?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Xiaomin

“Real generosity towards the future lies in giving all to the present.” ― Albert Camus

One Response to 有没有一首歌

  1. 想起了你的绿岛小夜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