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生

Shore和Negro下午办完了离职手续,正式离开了公司,明天他们将一起去华为报道,开始他们崭新的人生。

记得大概三个月前某一天,大力在工厂收到Shore的短信说周末他要去华为面试,何不如同往?当时大力在工厂解一个bug住了一天,正焦头烂额,愁眉不展,也感觉这样的生活需要换一换,去外面的世界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于是随即复印了证件,第二天,也就是9月4号,我们住一起的三个校友一同去了坂田基地面试。

这一次大力通过了面试,随后的一个多月,包括十一的假期,大力都一直在考虑去不去HW的问题,纠结的状态与09年4月份很相似;由于缺乏实战经验,技术面试官的几个强大的问题便轻易折服了Shore,如“多少行代码的开发经验”云云,面试了不到半程Shore折戟沉沙,返回景田雅苑默默疗伤,惨遭鄙视的他痛定思痛,决心未来几年在TPS好好学习,争取“一朝成名天下知”。这之后的一段时间内,HW强大的人资网络从不同渠道得到了我们许多人的联系方式,不断的打电话过来让我们去不同部门面试,包括Shore,但他似已下定决心再“寂寞”两年。这段时期,大力在考虑走还是不走,并不断向他分析走的好处,极力鼓励他再去试一试。

然而,很多时候事情就是这样:本来你是“铁定”要走的,他是“铁定”要留的,结果终于他走了,你留了。记得04年年末,大力得知立伟要退学,感到十分可惜,也是十分羡慕,当时和他有几次长谈,大致聊聊各自以后的打算,当时他和我都以他为将走,我为将留的姿态,他说他回乡后的计划,大力谈在军校下一步的安排。结果05年初,大力却早他几个月离开了武汉。

10月初的一天,Shore在华强北的朗博咖啡厅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据他本人回忆,面试的过程相当轻松简单,技术官问的问题他全部答上来了,而且有一个面试工作人员对他毕恭毕敬,临行帮他开电梯,讨好他道:“像您这样既懂软件又懂硬件的人才,到我们HW肯定是前途无量呀!”。回来后他自然很是激动,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几天HW那边没消息反馈回来,他就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人家面试时挖苦挑刺,怎么我的面试就这么愉快呢?

就在Shore等着确切消息的时候,大力也收到了HW的offer,offer的有效期是一个月,如果要办离职手续的话,那么必须要开始行动了。于是在摸清违约的所有细节,并在与一位法学界的朋友和网上一位有类似经历的热心网友交流之后,大力于一个忐忑的下午向经理提出了离职。经理是学校04届毕业的校友,在过去的一年里对我们毕业生一直很照顾,对于工作的要求也特别严格,属于典型的工作狂。经理问了大力离职的原因,是生活上的困难还是职业规划?生活上的困难谈不上,本来也没打算能在这几年攒下多少积蓄,离职主要还是出于对现在的认识,大力个人觉得在这个行业做下去,未来可以走的道路是越来越窄。

经理晓以利害,说明做硬件未来可以做的还很多,比如去大企业做FAE,而且具备一定的设计知识未来做销售、采购等等也会很活络。后来经理给大力描绘了未来几年学习的图景,云云。大力深以为然。更重要的一点是,HW给的是一个未知的行业——那边的一切是不明朗的,这边却是明朗的。

在起先以为自己会走的那段日子里,大力以一种告别的眼光看待公司的一切,每天都下楼吃饭。自从决定不走之后,看的这一切却又难以恢复到以前的那种眼光了。种种事情告诉我们,一切总会过去,无论觉得而今的苦闷、煎熬、无聊时多么漫长——它们也总会过去。下午Shore离开了公司,将他的办公机转交给大力,重装OS前,大力翻了一下他名为DATA的磁盘,读他xls版的工作周志,每一周随鼠标滑轮往下滑动,4月份、5月份……11月份,每周寥寥数行,日子就是在这字里行间悄悄流逝的吧!

如今,他选择了去,是一种选择;大力选择了留,也是一种选择。在不做任何选择时,其实我们已经选择了。树挪死,人挪活。事情往往不能一概而论,如此我们只能抓住一个简单的要诀:如果一个环境下,你已没有提升的空间,那么——义无反顾的去吧!在一个新的环境里,周围的一切都是新的,一切仿佛重新开始;在一个旧的环境里,周围的一切都是旧的,可是事实上一切也都重新开始了呢!

-----------------分割线------------------

这朵朵玫瑰折磨大力已经一个月了。医学界的盆友纷纷表示玫瑰起先是小小的红色斑点,然后变大,玫瑰红,黄色,黑褐色,银屑……病理学原因未明,自限性,6-8周自愈,吃药只能缩短一定的时间……

两周前,大力去医院检查。挂了个普通门诊,医师是一位将近50的老头头,带着口罩,看不清脸,听声音很稳重。他看了看,开了一些药,说一周后复诊再行判断。

上周再去查看,老头头再看症状,顿时花容失色,立即把大力带到两位专家处查看,专家说玫瑰的可能性很大。于是大力和老头头回到他的诊室,老头头又开了药,还验了血!验了血!

周一,大力再去,挂了个专家门诊。专家判断利索简,对着老头头的验血报告,专家直摇头——他太保守啦!没事,你慢慢等着它恢复吧!

据说玫瑰去了就不再回来,好吧,好吧!任何一份对心灵或者肉体的折磨,也是对它们的训练和洗礼,相信在这之后它们会变得更加强大,而且玫瑰褪去,留下的将是一片崭新的天地。

我们都将开始我们新的人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Xiaomin

“Real generosity towards the future lies in giving all to the present.” ― Albert Camus

One Response to 新人生

  1. zyc says:

    come on ,baby!
    -----Orhan-Pamu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