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深圳

在深圳的最后一夜。晚上在百草园对面的淮扬菜馆与梁萧君,老二君,光明君四人吃饭喝酒,畅叙旧情,三年时光稍纵即逝,没仔细想,现在已是离别时刻。美丽的晚霞,低空的云朵,湛蓝的天空!或许不久我会归来,但那时我不会再以身在此地的心态,去看这周围的一切:红树林,东西冲,大小梅沙,金沙湾,大小梧桐,上下沙,骑行路上,莲花山,塘琅山,世界之窗,欢乐谷,顶海工厂!曾经我悠闲地走在这些地方,有时惊喜,有时甚至带着一丝厌倦,但从今天之后,我再次遇见它们时,都几乎只能抱着同样的怀旧的心了:那是2009年,我和xxx走过这里!写到这儿,忽然想起去年公司组织爬塘琅山,在山顶看山下的城市,那么静,那么美!

每一次离别,都是一个人心里或大或小的江和海的汹涌吧!人之常情,在所难免,我所经历,多数人都曾经历,但多默默无言。没有说出来的话,不代表不存在;说出来的,也并不一定是全部,往往语言表达和内心所想有很大差距。可是,我只能通过文字来记录这些,因为有一天我也会忘记,比如这个静谧的夜晚,只有空调机微弱吹风的声音,四处包围的虫鸣和洗衣机洗完衣服发出的:滴!滴!滴!

我只有破碎的语言来描述破碎的心情,我不止一次想起顾城的「远和近」:你一会儿看我,一会儿看云...诗人用很具体的形象传递似是而非的意象,虽然没有把意象清晰直接地叙述出来,但读者知道:已经没有更明确的表述了!每当雷雨将至,晴空万里,或是在深圳湾的夜景,看到远处一湾海水,灯光随着海风睁眨着眼,我都感到这种语言的无力。

晚上给王老师打电话,告诉她我明天的火车离开深圳。老师的声音还是那样亲切,十三年,不变的声音!几年来两次去拜访老师都是和高中同学一起。记得第一次是前年,我和李忠吴松一起去她家,吃完饭我们在会展中心附近散步。当时是春天吧,南方的树木还在落着叶子,我说这里四季不分明,过几年我肯定是要走的。老师当时很诧异,说:深圳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回北方?

昨天桂子请我们三位即将离开的同学和校友吃饭,我们轻松地回忆过去。第一次去工厂实习遇到的十四级台风,去海边烧烤,租房子,旅游,周末活动,图书馆,吃完烤活鱼穿梭在上沙的巷子回景田,等等。桂子问,你们这三年印象最深的事是什么啊?我努力回忆起过去的点点滴滴,浓缩,简练,而只在那时,突然之间,我才意识到:真的要走了。

深圳,在我这台主机上,开始进入不可逆转的卸载模式。它曾经卸载过初中,高中,武汉和西安...每一项都是三年左右。我的半生,许多事情都是发生在这各个三年的节骨眼上。

小泉说,他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天傍晚我和他,还有一对母女,一起在上沙吃的砂锅粥;光明,沉默,他许多事情都隐藏在心里,纵有千种风情,在他嘴里只会蹦出一个词:感动!

我想这三年,印象最深的还是一个人去凤凰,可能凤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人去了那儿。我曾多次极力建议朋友尝试一次一个人的旅行,在旅行过程中发现自己,学会与自己相处。风雨边城,碧波荡漾的沱江水,轻轻地穿过的吊脚楼;在夜里十二点,我踏着城内青石板路,路旁的商铺多已打烊,格外幽静,只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和远处江边迪厅的动感节奏;路边一堆堆烧完冥币的灰烬,还冒着青烟,当时正是中元节,也是深圳大运开幕后的第二天。

桂子问,那各自有什么遗憾呢?我们都回避了这个问题。是有很多遗憾,还是最大的遗憾便是没有遗憾?太多太多,以致数都数不过来,想都不愿想,思维懒惰,不知从哪说起,从哪结束。你说,有存在不遗憾的人生,存在没有遗憾的离别吗?

二零一零年博客从新浪迁到这个独立域名后,我写的第一篇日志是「大芬丽莎」,当时信誓旦旦说当周便去见识一下附近这处山寨油画的村落。没想到一拖就是两年,在离开深圳的最后一天才去了这个远近闻名的画村。今天烈日炎炎,由于是工作日,村内观光顾客很少,小店内只有老板或在电脑前看电视剧,或静心作画。虽是仿制品的世界名画,但展现在眼前也让人颇为震撼。梵高的作品,莫奈的作品,大卫的骑马的拿破仑,都让我第一次为油画作品睁开了眼,书本中的印刷品是无法达到这种效果的。艺术的殿堂!即便是对艺术的商业复制,也有其存在的价值!晚上打牌无意听老二君说起他表哥以前也在大芬村经营油画产业,他说你们别以为他们很赚钱啊,那些开店的和画画的:过地也很苦逼。

在大芬出来,我买了一幅仿制梵高的「星空」,愿它给我灵感,给我力量!

自微博后很少再写博客,每每遇到什么新鲜事,想写下来也极力控制在140字以内,再长一点的,也不叫博客,而是长"微博"。不过,现在越来越发现微博更适宜于简讯或者草稿,把生活中遇到的事和感,及时上传到微博,为有时间系统阐述观点提供索引,而这种用法,会随着粉丝的增长而变得越来越不现实,更多的粉丝会让你对自己发出的微博更加谨慎,使随性的微博变的庄重和复杂。高中和大学时,隔三差五还会在笔记本上写长一点儿的随笔记事,而随着与网络接触增多,感受到知识汹涌,扑面而来,自己思考和总结的却越来越少。不知道这算进步,还是退步?已经多久没有动笔,轻轻弹奏一曲东风破^ - ^

既然要走,那么以一颗轻松和愉快的心情吧!过去的,永远不会再来;既然悲伤也是这样,愉快也是这样,那么何不如轻松一些?既然造物要求如此,何不如感谢它曾经让你拥有?真的,我不是忘记,也不是故作沉默,那些与你有关的,我都记得。

深圳,最后对你说一次:晚安!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Xiaomin

“Real generosity towards the future lies in giving all to the present.” ― Albert Camu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