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歌

王小波说,一切痛苦的本质都源于对自己无能的愤怒。这话讲得对极了,就说我吧,上一篇文章《毒》,虽说有感而发,是在极其澎湃的情绪作用下写就,现在回头看不过是又一篇bullshit,因敝帚自珍,或只是想留存记录而没有删除(这也是我成为不了大作家的原因之一,因为据说大作家对于自己不满足的作品,大多付之一炬)。语言不能准确表达心中的想法,我是一个拙劣的模仿者,只能任由那些郁结的种种情绪,统统堵在心底。我想如果有一天,能准确地将这些情绪留在纸上,那么自己可能会轻松许多。拜伦济慈和海子在二十几岁写的诗篇,让人不得不相信天赋的存在,那是芸芸众生极其罕见的闪光点。神来之笔传递的虽是人类共有的情感,无分年代,没有国界,然而似乎只有他们有限的几个人具备这种表达的能力,所有人需要通过他们找到了眼睛和嘴唇。当你想说,自己却说不出来,只能通过别人表达,你会不痛苦吗?

下午和队友们骑车去西丽湖,路上重温了门德尔松的一些经典曲目,正陶醉中猛地发觉脚踏板越来越沉重,低头检视原来是后胎已经瘪成饼了;停车检查,轮胎上扎了根3-4cm的长钉子!内胎被扎穿!经队友神仙的短暂抢救并宣布失效后,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角落,我体会到那种考虑不周而带来的悲怆和苍凉:谁叫你出门不带个备胎呢?

大力火速联系不远处的欧阳公子等人,他们带来了好消息:前方不远处有修车行!我们抬着已经肢解的瘦马同志到了车肆,老板娘风尘仆仆地收了5块钱后开始补胎,速度倒挺快,收工后便让我们收拾停当,且出发吧;神仙说:慢!检查一下再装车!于是他将刚打完补丁的车胎充了气,放到水里检查,只见气泡滚滚吐出,没待反应过来,那刚贴上的补丁便随着浮力飘荡起来。老板娘不信,接过轮胎,补了几刀,抹上胶水,再贴上两片胶皮,这次更加仔细,没想到一到水里,轮胎仍然欢快地唱歌、换气……老板娘坚持退了5块钱,并从理论上解释了瘦马橡胶的材质和店里胶水的材质不同,因此存在排异反应。半个小时仍无果,欧阳便带着白龙去周围找其他店面,经过20分钟的寻找后终于找到另一家。

这个小插曲过去已是下午四点。我们一行7人便火急火燎地往目的地进发,欧阳公子还要赶着回来洗澡约会看电影。沿着公路我们一路猛冲,经过职业技术学院和大片的荔枝林,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拐进了山里。山里种满荔枝树,隔着郁郁葱葱的树林,可隐约看见几十米外的西丽湖;山里住了不少户人家,多是独门独户,要么是养蜂人,要么是果农,家门口大多会趴着一只狗,零零散散啄食的土鸡在我们呼啸而过后,上下飞窜;这柴门竹扉,幽静清闲的田园画面,似隐藏于深山的居士。

 

--分割--

 

发现草稿箱内2月19日写了一半的短文,Post,至于当时情形,现已忘掉大半,恐怕再难续写下去。

最近没有写字的习惯,虽然感觉有些话不吐不快,但我相信即使写下来,也会不满意再删掉,而像现在,明明有许多要说的话,却不知从哪里打头,也不知道说的对象是谁。

无言歌,shuffle在最后一次灌入门德尔松的专辑后便不知所踪,最近记忆力不大好,隔三差五地丢东西。注意力难以集中,我记得从小便饱受夸赞,说我是个记性好,细心的孩子,而今老了,头晕眼花,沾酒就醉,见世则迷,遇财起意,提笔忘字……有人说,宁静是内心的井然有序,按这样说,现在的心乱麻成一团儿,得花工夫收拾收拾。

无论如何,保持一颗永远自由和幽默的心。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Xiaomin

“Real generosity towards the future lies in giving all to the present.” ― Albert Camus

One Response to 无言歌

  1. wangzhi0417 says:

    不必过于纠结,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不必在意写的好与不好,是自己真实的想法就可以了。

    另外你上半部分描述的情景是很美好的,在上海很难找到,这些美好的有意思的回忆,多多创造为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