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

有一阵子没有更新BLOG,现在愈发觉得毕业之后还能坚持写一些东西,那真可以谈得上是闲情逸致。昨天看非诚勿扰上的一位儒雅哥,操浓重的青岛口音说自己之前为专栏作家,专门探讨诗词韵律,自从从事金融公司市场行政的工作后,也很少写东西。儒雅哥说话用手臂捂住腹部,清风道骨,然而波浪式的发音很难让人喜欢,难怪许小姐睁着迷惑的双眼:你叽里咕噜在缩些什么呀?

上个月,因为房东急着卖房子,所以一声令下我们5人不得不另觅它处,终于在隔壁的楼找了个差不多的位置,五个人住100多平米的地方,合理安排下来也不觉拥挤,只是有点高处不胜寒,21楼风既大,灰且多。窗户正对北大医院,虽然窗户两侧各有一盆仙人托掌,但仍可感到医院传来的慑人的杀气。

为了搬家问题与旧房东闹得相当不愉快,房东和我们计算房租精确到天,在他预存的水电费里,1021或者1020,他不止三次同时提到这两个数字,他先是说1020元,然后又说“实际上是1021元,反正就是1块钱的事情,无所谓的”——真的很大方似的。至于水电表的读数,这位先生恨不得精确到小数点后3位,Avon看不过去了,哎哎呀呀说——大哥你这多浪费时间啊,你说一个你不吃亏的数字,我们接受就好了,不用这么麻烦了!

气氛顿时安静下来,我们等着房东先生的表态——他咽了口口水,直面Avon火辣的目光,说:“一看你这小伙子就不是学经济的……”——仿佛学经济是多么光荣的事似的,“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现在帐算不好,以后我们就可能产生纠纷”云云

凭心而论,大力并不反对明算账,但这种斤斤计较的算账方式着实让人不怎么喜欢,更何况这是他违约在先,不到半年就让我们搬家,给我们日常生活造成很大不便,我们没有追究他责任就已经属于很大的让步。让人气愤的是,这位房东还喜欢说我给你们找了新的去处,没有收取你们佣金——如同给了我们很大的恩惠,把我们当成傻子,我们自然据理必争。

房东如诸葛亮,站在一团乱糟糟的行李中,舌战群儒。抵挡不住犀利的炮火,终于——他爆发了。

他用力拍了下桌子(事后考据,我的黑木电脑桌毫发无损),声音哽咽:“今天,我跟你们说实话吧,这我一直都没说的——”

群儒顿时安静下来,孔明继续,“我四十多岁人了,这些天离婚,诈骗案,70多万,昨天我在东莞处理公司的事情,一宿没睡,今天急匆匆赶回深圳,你们不就是要钱吗?我有!我有!”

——最后四个字特别有力,音量在几毫秒内高了8度,他边说边从兜里变出了一沓人民币,目露凶光,他狠力甩了甩钱,“在这里,这里!这里就是你们的押金!”,接着他又变出了一个女式钱包,声音瞬间沙哑了许多:“你们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这是一个女孩子的钱包!”

大力看到了,心想不会吧?难道房东现在已经沦落到偷女孩子钱包的境地?完全没有7月份我们初次见面那种指点江山的阵势:犹记当时我们四位蚁民围着他,他端坐中央,向我们讲述他来深圳十年跌宕起伏的发展史,如何挣到第一套房子,有多少呼风唤雨的商界友人,临行前借着墙角的两桶机油,房东先生赛车手的历史也被展露无疑:他玩了两年赛车,拿了2次冠军便告别车坛。当晚,我们立即在百度上搜索房东的名字,对于江湖隐士的追觅一直是大力割舍不去的情怀,结果却相当让人失望,百度满屏的一位著名的女人体艺术模特,然而撩人的图片永远比不上我们对于这位隐士生活细密的回味。

钱包不是大力想的那回事。原来是房东担心钱不够押金,于是找了一个他要好的女孩子,借她的钱先用!……神啊,饶恕大力吧,饶恕当时大力没有丝毫的感动,而是邪恶地联想:刚离婚,另外一个女孩子的钱包——难道是小三?

但是无论如何,当时的局势对于我们是很不利的,房东拍下的桌子掷地有声,效果相当明显。此时恰好Justin从外面赶来,圆了圆场,我们草草结束了争论,按房东的意思将问题搁置到周一再议。

后来陪他去银行取钱(押金),他跟大力谈天,说自己从前也是个不斤斤计较的人,他是那种在路边和一个陌生人喝酒,晚上就能带ta回家过夜的人(&^#$@....他想表达神马?)。但是这个社会太凶险(为什么每个人都喜欢说这不是我的问题,这是社会的问题,仿佛自己多么无辜似的,难道我们真的不能做些什么?),他见证过不止一次为金钱而兄弟反目的。前几天那桩东莞的诈骗案,就是一个和他称兄道弟的人做的。他们合伙办了一家公司,他出钱,那位朋友一分钱没出,两年来他一直在注资,共计投入了70多万,结果最后那位朋友携款潜逃,留给他一屁股的债。

大力没工夫安慰他,而是追问:一个朋友如何,自己之前也不会毫无觉察吧?房东说非也!非也!有的人会一直表现良好,就等着逮你一次大的……弓虽,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卧薪尝胆?

经历一天一夜的搬家劳动,终于安顿得差不多了,不止这样漂泊的生活何时是个尽头?没有自己的房子,房东随时一声令下会让你的小窝瞬间倾覆。杨仔说在美国的法律是倾向保护租户的,国外租房的环境相当好,而国内则是倾向业主,业主也基本是权贵阶级,租户相对极其弱势,身边的小泉遇巨额讹诈,Avon的行李在雨中遭保安横刀立马,都是生动鲜活的案例。

或许这样的事情经历多了,我们才知道作为一名房奴是多么快乐。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Xiaomin

“Real generosity towards the future lies in giving all to the present.” ― Albert Camu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