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orld

步入2012的前夕,公司出于战略的考虑开了许多新项目,有一体机的,有平板的,有X86的,有ARM的,没准儿什么时候还会弹出来做智能手机,总之各个项目挤得很紧,人手相对之前也没有增长,因此任务相当忙。如今大力已是连续三周加班,昨晚睡得有些晚,早上起来有点早,以致在公车上没有回过神儿来,竟然在是看到路旁陌生建筑时才知自己坐过站。平时weekday也是朝八晚九,如此还不够,Manager盯得依旧很紧,虽然要求严格是件好事,但严格到压抑就不好了。这一点,一定要慎之慎之。

工作忙得连轴转,但有一点却是万万不能忘记的:即使时间被挤成压缩饼干,也绝不应该丢掉思考,事先一定要想一想我为什么这么做,我应该怎么做会更好?还有一点就是,工作绝不以牺牲健康为前提,某虽一直是推崇舍身取义的创业精神,但也须分清时机,不是每一件事都值得舍身取义的,否则舍身取义也就失去了它原有的含义。

在可预见的未来的两周应该也是没有闲功夫的。下周深圳有个百公里徒步活动,这在两年前大力便是有耳闻的,据知是每年一次的大型活动,届时妖魔鬼怪纷纷出动,从各个角落攀爬出来,自深大北门,沿深南大道,一路直下到小梅沙,如此24小时不间断也算比较考验体力和耐力,报名的都是勇士或者那些愿意成为勇士的矬男矬女。大力当然是勇士,但下周有重要场合参加,只得作罢。说到重要场合,今年的重要场合还真不少,没想的是和我们一起南下的校友程咬金同志,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结识了一名女子、结婚、生子,整个过程迅速而麻利。在80后普遍抱怨生活压力大,不敢结婚不敢生育的大背景下,程咬金如此拳脚着实让我们都吃了一棒。

春天已至,但南国之南的春天很难予人春天的生机勃勃的感觉,如今三月桃花早已凋谢,这里不是烟花三月下扬州的江南,去年枯老的树叶还挂在树上,风吹过可能会飘洒一地。这些树叶几年来是否一直都是这样子?我们看到的是不是同一片叶子?

最近喜欢上听Taylor Swift的歌,TS的曲风很像Avril,以致听她的歌会产生错觉,让大力觉得这仿佛8年前,海工主楼三楼的自习教室,收音机里武汉音乐台播放的《My World》。那时的Avril年轻、时尚,代表着潮流和力量。如今Avril又发行了新唱片——但对大力来说,听Avril却已经成了怀旧。

越来越发觉自己难以跟得上这些流行的时尚和音乐,它们变化得太快,难以捉摸。大概每个时代的人都有属于自己时代的印记,属于我们的是周杰伦、孙燕姿和Avril,属于上一代的是蔡琴、邓丽君和刘欢,属于下一个时代这些流行的时尚元素正在形成,我们越是想跟上他们,却可能是偏离自己的轨道越来越远。

抛开这些流行音乐不说,其实真正的属于我们的时代才刚刚开始。只是我们开始由迷信、追星、反叛渐渐回归到平和,逐渐承担起责任,我们的时尚随身听可能换做了古典乐的精致音响,我们案头的《三重门》变作了《重新发现社会》,我们改造世界的梦想也退化成改造自己。如同我们可敬的程咬金同志一样,要养家糊口,要使他的家人生活更美好,没有了壮怀激励,多了一些在平淡乏味中的坚持。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Xiaomin

“Real generosity towards the future lies in giving all to the present.” ― Albert Camus

One Response to My World

  1. 激怒的风 says:

    恩 头脑要清楚 做事情不能太慌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