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勇士

1.

昨晚看球赛看地很晚,印象中上次这样熬夜看球是南非世界杯的时候。虽然只是一年前的事情,但感觉特别遥远。

早上7点左右车同学叫醒我,打了声招呼后便去南山参加面试。昨天他从关外过来参加完一场面试,晚上赶不回去,第二天恰好还有一场,因此就留宿在这边。他们的公司诞生了中国首富,但这仍然改变不了他们拿着微薄工资的现状,公司留不住人,他们许多同事都在谋划着跳槽改变现状。

工作是多么“幸福”,工作是多么“光荣”!每次在拥挤的公车上,我常常想起蔡康永关于工作的一个比喻:在我们眼中,是一只对着夕阳沉思的逸乐的马,还是另外一只整日拉着磨劳作的马更让人羡慕呢?人们常常缺乏忍耐力,人们的忍耐力往往又是令人吃惊的!前一阵子,因为醉酒,第二天起床后仍昏沉沉的,强忍着乘车终于到了公司楼下,仍然昏沉沉地,然而脑海忽作一个想念,“我这样强迫自己,是为了什么呢?”。于是给经理打了电话,请假半天回去休息。早晨归程的公车上,人出奇地少,每个人可以坐2-3个座位,可知同时就在反方向的车上,连站的地方都没有。

晚上,车同学在身后上网,忽然回过头问,“你有没有想过,现在我们不管怎样换工作,不也就是一辈子做工程师吗?”

 

2.

深圳今天的阳光很晒,气温很高。有时候内心的感受可以和外部环境完全相反,阳光也有晒不进的角落。方寸之间,你不知道这种情绪是存在哪里,心还是脑海?总之在我有限的身体里,无法排遣,这样以致无法面对曾经熟悉的一切。过去那些曾经使我们快乐之物,忽然化作痛苦之源。夜色、月光、玫瑰,纷纷变作另外一个性质。现在是经不起回忆的,因为哪怕任何一件与过去4年有关的事情,我总会禁不住去想——当时我们是在一起的;时间总会过得太快,时间总会抚平这些。痛苦有意无意延长了我们生命的体验,也在提醒我们要珍惜一切短暂的幸福。

下午马二搬过来与我们同住。收拾房间时又翻到过去的不少东西。我有个习惯,喜欢保留过去的一些东西,比如录取通知书、请假条、电影票、小纸条等等,大致这些总会与某段记忆联系在一起。我不清楚拥有这些记忆是好或者是坏,但却不忍心将它们丢弃。生活在这种记忆中是痛苦的,或许只是暂时?如果这些过去的事物总在提醒曾经发生的一切呢?陈奕迅《十年》的MTV中一段描写大概就是这种感觉:悲伤的男主角在原来的房间常常不经意间发现过去留下的一些东西,回想起从前的情景。十年之前,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

这种情况下,人们最大的冲动就是另一种的告别吧?告别曾经的生活,告别自以为是的青春,告别那些遮蔽自己的幻象,去拥抱一种全新的生活——这也是一种修炼,这也是一种和平勇士之道。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Xiaomin

“Real generosity towards the future lies in giving all to the present.” ― Albert Camu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